TAK

Je peux pas vous dire ma souffrance est comme un oiseau noir vole à tire-d'aile

Mais aucune trace

Comme un chagrin d'enfant ne retrouveras jamais son pissenlit perdu

Elle me hantée doucement

Ce qui est pire, c'est quand j'ai flairai que les ténébres de la nuit ne cesseront...

封禁石墙
便鲜少人知
乌贼有三颗心脏

淋透的原动力锁住慰问话语
旧屋生灰的洋松
能挂许多歪脖子献礼

断断续续
拖拽监控下的面具
渴求黑鸫
垂听狼狈与好梦

太令人乏味
所有的
一切

我们只好在闲寂河堤
掰开帕罗西汀
交换两杯漂白的水

我很爱你
却不再知道如何爱自己

我曾请求他放过我
他只是站着
尖锐又模糊

伏地的钟鸣大恸
震颤听不到哭喊

我捂住她的眼睛背过身
见与不见都是纷落废墟

被扔出窗外的不是我
被拔掉舌头的不是我
被电流贯穿的不是我
被吸干骨髓的不是我

阿鼻是人间最后的平静

他在每一场默片开始前站着
镜头是他的拥趸
他只是站着
即存在本身

滚烫的
活着的

铁道侧边的蔬果摊
老实交代弃置透光玻璃

烟灰如扩生的浮萍

高压软烂
戳破一双双冷眼
出不来的词条
临时起意的谋杀

死水在笑

泼皮也必修肆虐场景
冒冷汗的手掌靠拢住火柴尖取个安心

循味而来的动物只晓得
新的香烬 新的水滴
无稽怪罪
世界是旧的 血液是旧的

蒙上双眼的恶魔
酥脆可口的复仇

散场时记得收获一点快乐的东西
比如来自宇宙的快递
隐藏式凹室
折颈鹭鸶

该买适宜的酒

挑开匣子

选择畅谈性爱的哪一部分

或者最隐秘的小舌

至少发根干透前不许睡着

也不许争吵

路过的轮子像纳吉尼在嘶叫警告

我是我触及的所有碎片

我是永恒的完善

永恒的丢失

我是鹈鹕与渡鸦的交织

拿出嵌入盒子的三张废纸

大象身上的叉子*

食指必须在上

因为世界只有一丁点儿大

每一个被撕开的边角

都在死亡身旁

The "help me" means HELP ME

Shut down everything

Who doesn't want to be a lucky drunk

『Go, organic』

约摸是镜中盛会
鼻塞的酒瓶打碎
晕头转向的红光

覆盆子一头栽进蹦床

刚好拾起
拾只小羊
放入灯盏

蜷曲细白拂过支架

打字机兜售硬币
砖瓦教唆管道

面朝墙
背对一切

环形缺口藏不住巨大暗影
叹气的肺叶

我真是一个蹩脚的骑手
我的马不喜欢我

农场的猫跳过来
绕圈安慰
我说好呀 可我没有吃的
现在只是双份饥饿
他甩尾巴扭头就走

冬天可真冷
有块软骨发疼
如果可以把长靴套在头上
那我就是一个暖和的疯子

愚民只需要一个理由

暴行不至死

也只需要找到一棵好的大树

唤醒沉睡的狮子

奏乐声再大点

欢呼与快乐就更多

悲鸣是邪说论调

能掩藏尸骨才最好

我的房客
住在一颗心脏
她每天出走

存疑的猎人正抱怨
『我明明买了票,车却没有到』

『垃圾星系有沙丘横移,小鹿也会迷路』
那口吻平淡
好似谈论
『你大概不想知道我把酸黄瓜藏到了哪里』
但空气中都是腌制的味道
她吃掉一大口春雨沙拉
然后回家

冬天的河水与顶棚的烟头

过海,过山,过一条村落的铁道
煮化热锅中的棉花糖
我来过
撒下鱼饵与松桃

卡蒂埃布列松的墓碑贴近脸庞
往后日子如雪花飘落
这是普通的阴天
一只睡着的巨泡象鼩
一只躺在地上拥有达尔文点的耳朵

半夜过半
胃总咕咕叫
比猫头鹰响亮

感冒的时候
烟是苦的!

常常怀有奇怪而无聊的嫉妒心

我带回的不止菲斯裂纹小果子
还有摩洛哥凶恶的大狗

梨花 桃花
银蛇公路
细沙 峡谷
没有星空与日出的沙漠
石榴汁的热量
足够快乐的四人朋友挥霍

坐在洗衣机上的日子远离
数来数去
都是一颗紫色的组件丢失
Scheisse
爆裂的灯管
我不知道拿它怎么办
没有雪
但有冻雨
沙漠搭载承花
放awake怀念西撒

我情愿扛着一只火烈鸟的尸体穿过雪地
在选不好照片滤镜
进不了梦境大门的时候

© TA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