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

果实里有八块透明的软骨
而我只有一颗冷漠的心与残破的身躯

这场无疾而终的
克制的暴行

树皮在雪后消融

这不是你的错
也不是他们的错
但天上就是下起了针

扎已经死去的天鹅
扎灯下曝光的人
扎灭刚点着的烟头

孤独吞噬理智
做个决定
放任你的花
去巴塞罗那见一见未来的男友
划开通讯录被现实禁锢的女友

爱还在
爱永远在

把你所拥有的藏起来

要说
要发声
痛苦不得外人见时说给自己听也可以

路灯就在眨眼间熄灭了
我张口却无话可说
我的思想只是一个漩涡

鹅注定有一个巨大的影子
将白日过成黑夜
他叫慑山岗彼端的榉貂
昂着头回家

他的池里有朝暾与五节芒
就像是人类拥有宝石与房

他想骆驼那么高
也会歪歪斜斜倒在沙土上

他睁着多情又视若无物的眼
霸占他最亲密的星体
像个信徒
又像颗初生蛋
跪卧入地核里面

我在泥潭
我在腐烂
屋外是凉透的冬
依旧罪恶的十亿颗心脏
我吃一颗冰冷脆柿
听窗底推脱下一次约谈
我认识的只是许多名字
它们网住这颗球体的城市
现在我沉进下一条暗河
我们再也不会见
再见

Les pompiers restent debout
Puis la nuit brumeuse
Je dessine un part de ciel
Et tes pieds
se mirent dans la fiole

斜挂银光拂过你屋外轮廓
抵达我的被单
凉而软

我动一动
你便也动一动
在化骨的柔波里跳支狐步

无眠永夜
让我们做一对没有性欲的爱侣
看书与电影
不发一语

房间在星系中跃迁
撞荡起万花筒滑稽的价值判定
昏沉的民众扼叹
向警惕的兔子投掷萝卜根须

来啊 摆脱发声
为我们还活着而痛哭一场

也没人在意幸存者是否因存活感到幸运
深空表态始终静默又小心

它只知道我有一个绿色的梵高
今夜我把他挂在青蛙头顶

我想你的时候
全世界都像你
    但又不是你
我好失望以至于放声大笑

我知道许多秘密
藏在我的腿里 我的胛骨里
大地在这时拘谨
多亏了粉金色的云

空空的水罐
叩一下它
它说
空空——
然后灌满它
它叫
空空——

瓶口沾了蜜糖
爬虫来靠站充能
它没有再发出声响
享受起这个小小舌吻

葡萄国王
用最苦难的刻痕
从我身后分出两条尾巴
去布加勒斯特的人都不懂衣物需减
要做就做社会主义的羚羊

肚子里的龙也没说话
修仙狂徒不可靠

我真的很不行 很不好

阿婆
我们封为以平方计数
最年轻的阿婆了
碌碌闷一锅
日光所能产出的全部瓜类
五天的苦舌

我还是很怕
丑时被热浪掀起
便老想
掰着手指能算到的麻烦事

请忘了我
在这一段
被虚空吃下的日子里
我的意愿是空壳
铜制的血肉
电梯里温柔吻我的狗

我不肯承认苦夏捏紧了脉搏
状如痉挛时攥了宝物的拳头
敞亮的屋子在火中尖叫
我想出逃
无论两极的哪一块巨大浮冰上

拒绝一份热切分享的心情
大约也是一个恶人了
人类总操控不了自己的情绪互相伤害
这时又希望有个冷凝机制
生气值达到要对外发散怒气时就封闭起来
要说副作用
当然可以有
害人不如害己
先从我开始

最近看神棍节目和见鬼耽美的突发思考

假设灵魂的世界和肉体的世界其实是可以转化的?
比如人在死去之后灵魂应该归作新生然后直到死去再次回到肉体的位面
不然堆积下来两个世界都会膨胀爆炸吧
这样回收利用就很好
当然 如果有十分不想存在的灵魂了
可以选择自己变成宇宙中的随便哪个部分 意识消散那种无机物
。。。。看来居然还有新生灵魂如何制造的问题。。
造物主好苦啊

又害怕天亮才睡着
延后所谓的正经事
不动如山的陷落日

把所有后悔说出口的话吃回去
我一定会消化不良狂拉肚子

© TA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