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

阿婆
我们封为以平方计数
最年轻的阿婆了
碌碌闷一锅
日光所能产出的全部瓜类
五天的苦舌

我还是很怕
丑时被热浪掀起
便老想
掰着手指能算到的麻烦事

请忘了我
在这一段
被虚空吃下的日子里
我的意愿是空壳
铜制的血肉
电梯里温柔吻我的狗

我不肯承认苦夏捏紧了脉搏
状如痉挛时攥了宝物的拳头
敞亮的屋子在火中尖叫
我想出逃
无论两极的哪一块巨大浮冰上

拒绝一份热切分享的心情
大约也是一个恶人了
人类总操控不了自己的情绪互相伤害
这时又希望有个冷凝机制
生气值达到要对外发散怒气时就封闭起来
要说副作用
当然可以有
害人不如害己
先从我开始

我们就这样浅
浅浅地交往
我用手指粗略比划

比如汪洋中漂流的断木
就互不理睬

沙丁鱼群也像猫一样迅捷敏感
躲开 再躲一次
细菌性传染病似的恐慌

常常两块黑云闪着电
我说要下雨了
你说左边那块更黑
那我们就没得聊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们站着 我想更远一点站着
她们坐 我坐过道另一边 坐到另一个车厢
看窗 看地 看报站显示屏

余下的热水捱到其他人游戏结束
我关禁闭的语音信箱还是外太空礼拜五
分享的乐趣被带走了
突然想 又不想 发会儿呆

别说话
因为我们交往很浅
太浅了

最近看神棍节目和见鬼耽美的突发思考

假设灵魂的世界和肉体的世界其实是可以转化的?
比如人在死去之后灵魂应该归作新生然后直到死去再次回到肉体的位面
不然堆积下来两个世界都会膨胀爆炸吧
这样回收利用就很好
当然 如果有十分不想存在的灵魂了
可以选择自己变成宇宙中的随便哪个部分 意识消散那种无机物
。。。。看来居然还有新生灵魂如何制造的问题。。
造物主好苦啊

我是一个成熟的人了
我得与陌生人社交
今天被拉入一个群

。。。都不想插科打诨发表情

又害怕天亮才睡着
延后所谓的正经事
不动如山的陷落日

把所有后悔说出口的话吃回去
我一定会消化不良狂拉肚子

一个奇怪的人
不接电话
不查邮件
夜间爬楼顶
琢磨冲动的世纪味

梦狂乱拥堵
花两个半月
涮开每张熟识到变形的面孔
总也摹不下来
很远很远的她

多层宇宙被抢走
一把消音片
智能运作取代了所有
缺也不缺
失效咖啡隔夜茶

问谁
一个奇怪的谁

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喜欢上偷听别人打电话
也许是气氛太暧昧
太清脆
三个白T的朴素少年
也可能扎高马尾
往下巴上捆那么一束客串朋克山羊

我静止
仰面躺
身盖一棵大树
嗅进肺里轮番的泥土腥香

集合管总在五点爆炸
没装多少东西的拉杆箱
将路绞进万向轮

如果我吵醒你了
我小声道歉
对着天井的落地窗
对着硅藻泥上的半截虎尾

我不是故意
让指甲划过门板(它本就吱呀)
你还能续上前一个梦
醒来
假装餐桌不那么乱
挤得下黄边的白瓷圆盘

两份煎蛋 糖心 粉实
一张泼墨Nutella的crêpe大作
夹了香蕉薄片
一块热腾腾华夫饼
多像开冬大教堂下小推车的味道

而Madame
我们要禁止您动用整张脸
表达putain, merde和je m’en fous
这类惹人心烦的词汇
我说不过您
但我即将施出无声咒

午时三刻
狂风大作
松果发了黑卷了边
借助水凼
亲吻荒芜的天

丧尸桶
拔牙
与迪克的对话

门廊是W的铁片

是不是人类幼时感官更敏锐
或者
花费更多时间处于
没有一毫厘与从前相似的地方
回溯的熟悉都被吞噬
倦怠而不感新鲜
了无生趣

六棵枝节纤细的树
鸟蹲了一头
鸟窝驻守另一头
眺望相反的远方

高阳颠倒低迷
我发梦
Grand Noble有不停歇的大风

肉体伪装一手空气
才能抗住视线
救活旁支与自由

不是所有摇滚都是诗
也不是所有沾湿屁股的结缕草都淋过雨

丢掉手机
便失去所有联系
夜深总怀念幼稚的长信

放荡自己身材的少女
食咸 饮甜
别了耳洞开出的花
吊梢头蹿新的牙色
面颊只管
攃开最喜爱的云霞

打磨了一片午后的夏
光压搡着时间倒退
黑色发泡的云
解散像沙
我想到你身处腊月
便伸手搅和
预定双份的惊蛰
撤销下一场雨

爱不值一提
它是一粒甜涩的豆子
蹦走

心与它并不常在一起
这就像
实验室每一块骨都能拆卸的骷髅
沾染了所有积木拼图的恶习
上面呲着雪花的世界叫
去冒险
一双手便揣了一根出去

豆子是吹笛人
不在乎准点燃烧
所以冰河里扑闪蓝色的火焰
有时躺下
肉虫挠痒似的蠕过
这样开心
也没有总这样开心
有什么关系

天铺下来的那天
爱在凉的木头里
豆子蜕了一层皮

雨又啪嗒
啪嗒
轻声道
锡盒在漏

所有成双的灯都只亮一侧
像是规矩和手里的马
按日迈蹄

铺开温床
云碎作丝缕
就长成一块硬实的菌
霜降时撑好
接晒懒而饱满的水珠

你说不用了
不用了
漏空的是旁人说的话
爱人不再做的事

修复意味着什么
古老的命兴许渴盼遗忘
它们花费漫长的精力添置腐朽的颜料
到废墟 到荒野
初生菌丝
延展成每一块肌肤粗糙
细密流沙的大地
用幽灵性的优雅
驱赶乞丐 驱赶虫鼠
一席淡绿的河水哀嚎
——蛀空树根的凶手是假意推脱
繁殖的谎言

© TA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