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

微醺后闭眼
意识在向左旋转
为什么不是向右
因为心脏长左边吗
因为左眼近视度数低更能看清世界吗
因为我的左脑比较重吗

没有一双观察生活的眼睛
很糟糕
即便生活更糟糕

01:09
这样早
拿好手机预备晕过去
因为很长时间都没能自然入睡
开始假装这种方法时兴在整条贞德街
闭目感受一把汤匙搅动脑花的十分钟后
重新摸索到枕边矩形的巴掌大物体
那意味着接下来的四五个小时里 或许更多
眼眶连带太阳穴都将饱受强光折磨
有时甚至使人心生肆虐的快乐
对比窗外昏黄微弱的路灯
我简直握住了整个世界的光亮
它是穿梭机 通往别处 偶尔跨过时间
比如令人厌烦下三滥的糟心事 郑重其事又伪善的艺术殿堂 短暂错失的快乐
还有更多 以及更多
隔着一根大拇指的距离
迷人的
毫无改变的世界

评论

© TAK | Powered by LOFTER